內有惡犬( `Д´)

關於部落格
這裏是相片與文章的倉庫,正緩慢移至 Weebly -幻想への誘い...- ,這裏不會更新的了。
  • 1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7TH DVD賀文---<青き伯爵の妻>

 
 
              <青き伯爵の妻> 
 
  色慾(Wollust)……
 
  「在宵暗之腐朽的樂園,為了家人便可以不惜一切的少女。
   那樣的話,就利用某位男性的所有物,來拯救你的家族吧。」
 
  離開貧苦的村莊,經過荒蕪的山丘。
  啊啊,要是生在擁有兩手都放不滿的寶石的人家,那多好呢。
 
  經過過去的戰場,經過一個又一個的十字架。
  啊啊,要是信了那「偉大」的教士,我們早就餓死了。
 
  經過與自己無緣的繁華都市,到達了那位名為「青色伯爵」的華麗城堡。
  啊啊,只要能隱瞞我的出身,我們就能得救了!
 
  穿上以家族所僅存的財產交換的華衣,捨棄掉那身骯髒又破舊的村姑服。
  數天以來強忍著飢渴,在我自小憧憬的城堡外徘徊。
  終於──
 
  「你,你是誰?為甚麼每日在我的城堡外徘徊?」
  「午、午安,伯爵大人……其實…我…不!小女自小十分仰慕伯爵大人,所以……」。
  「仰慕?」
  「對。所以小女希望見到伯爵大人的英姿一眼,即使要用我的性命作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哈哈,真是個單純的女孩。好吧,就讓你成為我的妻子吧。」
 
  脫下白色的禮服<婚紗>後,他聆聽了我的要求。
  報了一個令我安心的微笑,再令下人先送一堆食糧給守在城外的家人。
  他的目光是那麼溫柔,可是總會有陰影浮現。
  他身上的鐵锈的氣味,難道是鮮血帶來的嗎?
 
  啊,可是那些糧食並不足夠,我們要的是與以往不同的生活。
  但,他每次都用同樣的方法,我們已經不能再忍耐了。
 
  在已逝去的季節中,在漫長的黑暗之中,相約在祈禱室之下。
  躲過下人們的視線,把「希望之物」拋出夜空,
  接著它的,是我所愛著的兄長們。
 
  「我明天會出遠門,大概數天後才會回來,你自己要小心,有甚麼需要就吩咐下人去做吧。」
  「知道,親愛的。」
  「啊啊,要記著,不准進入寶庫中的密室啊,這個是命令。」
 
  那可怕的陰影再次浮現,就像怨恨得要立刻把瞳裏之人碎屍萬段。
  不過我不可以害怕,因為那禁忌之室,必定收藏著驚世之寶!
  為了我的家人,為了我們理想的生活,即使不擇手段,我也要把夢境變為真實。
 
  趁他不在家 進入了寶庫。
  找到了那不能打開的房間的時候
  有某個人在我耳邊這樣低語──
 
  「在那只有金鑰匙,才能打開的禁忌之房間裏,
   藏著無與倫比的寶物啊……」
 
  嗯,只要把鑰匙,插進匙孔裏,再轉兩下就行。
  現在,馬上就能達成了,我們的「理想和夢想」。
 
  「啊─────────────────────!!!」
 
  「密室的鑰匙在哪兒?」
 
  啊啊,突然回來取回重要之物,不慎被碰見了站在密室之中的我。
  露出本性的他,想要把我殺死。
 
  「親愛的你在說甚麼?」
  「呵呵,你違背了我的命令了吧。」
  「咦?」
  「好,既然那麼想要,我就成完你,從今天開始你也是那個房間裏的東西了。」
  「至少!在死之前讓我祈禱一下……」
  「哈哈哈,好吧。」
 
  他的欲望成了我的驚懼,這個傷口決不會癒合。
  只要宵闇之歌響起,
  我的喜劇就到了終結的時刻!
 
  「救命!哥哥!」
  「還未好嗎?快點!」
 
  我的心沒有神,所以這個是神的懲罰吧。
  我的心只有兄長們,所以這個是他的懲罰吧。
 
  「我等不下去了!」 
  「呀!不要!」
  「嗚哦!」
  「哥哥!」
  「去死吧!青鬍子!」
 
  瑟縮一角,雙手摀住耳朵哭泣著。
  看著曾經共度數月的男性身上被刺進數把劍。
 
  「嗚呀……」
  「甚麼?可惡,這個怪物!」
  「哥哥!」
  「來吧,這邊!」
  「嗚嗚……」
 
  這是就他的報應吧,是密室中的女性們所落下的。
  紫色的華衣沾上了他的血,也入侵了我的「心」<靈魂>
  即使理想達成了,但那也與真正的夢相距甚遠。
  日後的每一天都活在「夢境」<驚懼>之中,眼前所見的只有黑暗一片……
 
  「對一名少女來說,那種畫面還是太刺激了呢。」
  「不,只是她的心靈過分脆弱而已,我可是看得十分高興呢,哈哈哈哈哈!」
 
 
 
 
 
後記:
大家好,我是很久沒寫文的水靜了(喂)
7th Story Concert 『Märchen』 ~キミが今笑っている、眩いその時代に・・・~DVD & BLU-RAY
正式發售恭喜!!~
今次的賀文呢…其實是想寫一篇短文的…
而題材很明顯的就是伯爵的最後一位妻子了~
不過呢,在開始寫文的時候不停在LOOP<青き伯爵の城>…
所以寫出來的東西不自覺地就變成了歌詞(偽)了XDDD(毆爛)
然後看著自己寫出來的東東已經變成了一大段歌詞後,
為保詞(?)能夠保持完整性(?)所以所有的對白都沒有加上說話者的名字(再次毆爛)
不過熟讀Marchen的人應該會看得懂的吧(不負責任)
不懂才問我吧(喂你)
最後文的名字是亂改的(喂!!!!)
下次再見//(去死!!)
 
千代宮 水靜 2011.7.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