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惡犬( `Д´)

關於部落格
這裏是相片與文章的倉庫,正緩慢移至 Weebly -幻想への誘い...- ,這裏不會更新的了。
  • 1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人節賀文]Unlight-軍中日常(犬眼鏡)

 

「艾伯艾伯艾伯~」頂著一頭零亂的金髮的青年跑進一間辦公室。

「……」坐在辦公桌前的黑髮青年忙著批閱手上的文件,沒有回應金髮青年。

金髮青年坐到黑髮青年的對面:「艾伯,聽說今天的晚餐有牛排呢!」

「……」緊盯著文件的黑髮青年翻到下一頁,繼續閱覽。

「太好了!我們很久沒吃過牛排了呢!」金髮青年兩眼……不!是左眼發光、嘴角冒出一小滴口水,滿心期待著久違的菜式。

「……」黑髮青年微微皺起眉頭,似乎對文件上的某段文字不太滿意。

「還記得小時候的某一天,我做錯事被爸爸罰不准吃飯,而你們家在吃牛排,我在房間裏嗅到香味肚子就不停的咕嚕咕嚕,結果你偷偷把一份牛排收進衣服裏帶來給我吃呢!」金髮青年閉起眼仔細回憶著過往的點滴。

「……」黑髮青年把文件放到桌上,提筆在最後一頁的角落簽署,然後迅速拿起第二份文件繼續批閱。

「現在想起來,覺得小時候的艾伯很厲害呢!你是怎樣能夠不弄髒衣服但又把牛排直接收進口袋裏帶給我的呢?」金髮青年弄弄自己的軍服上的口袋,研究當年的黑髮青年是如何運送的。

「……」黑髮青年突然深呼吸,再嘆一口氣,然後在文件上簽署。

金髮青年沒有對黑髮青年的零回應感到不滿,依舊情緒高漲:「對呢,艾伯艾伯,前幾天我在街上看到
了一隻被棄養的小狗呢!」

「……」黑髮青年把剛簽好的文件丟到一旁,然後又在旁邊的文件山中隨手取起一份繼續批閱。

「那隻小狗似乎是剛出生不久的,很小、很瘦的!在拾到牠的時候,牠不停的在顫抖和低聲嗚嗚的叫呢……」金髮青年用兩手在胸前比出小狗的大小。

「……」黑髮青年在讀到某句後突然把文件撕開兩半。

「我覺得牠是在害怕吧,突然失去了父母,又被棄置到不認識的地方……」

「……」把已變成廢紙的文件掉進垃圾桶,黑髮青年拿起第四份文件繼續工作。

「加上,現在是冬天,在牠餓死之前可能會冷死的……」

「……」這份文件似乎寫著可怕的字句,黑髮青年不單止全身顫抖了一下,原本木無表情的臉孔也一下子變得鐵青、露出困惑的神情。

金髮青年把身子靠向前,近距離的直視黑髮青年:「所以我把牠帶回來了!現正藏在我的房間裏。」

「……」黑髮青年戰戰兢兢地拿起鋼筆,在文件上簽署。

「軍中的人不會發現牠的吧……」金髮青年稍稍垂頭,擔心著為小狗的未來。

「……」其後,黑髮青年把剛才的恐怖文件放到視線之外,倚著椅背,閉上雙眼休息。

「…………」金髮青年也靠著椅背坐好,拉開自己和黑髮青年之間的距離。

「……」黑髮青年輕輕地嘆氣。

「…………」金髮青年目不轉睛地看著黑髮青年那一臉疲累的臉孔。

「……」黑髮青年靜靜的呼吸著。

「…………」金髮青年悄悄的走到黑髮青年的旁邊,把坐在轉椅上的人轉向自己。

「……」黑髮青年緩緩地睜開眼,與眼前的人四目交投。

金髮青年把自己的唇覆蓋上黑髮青年的唇上。

黑髮青年伸手抱著金髮青年,暗示想要更多,但金髮青年卻忽然推開他。

「不准!這是我對日夜不停工作而忽略我的你的懲罰!」

「我哪有忽略你了?小時候的那件事我沒有沒弄髒衣服,只是把牛排給你之後立刻跑去換衣服才回來跟你聊天的。然後,小狗小貓甚麼的在軍營中是不能養的,趕快替牠找新的主人!最後,你收集情報的能力也太差了吧!今晚的主菜不是牛排……」

「那是甚麼?是你麼,艾伯~~~~~??」

黑髮青年迅速拿起桌上的文件,拍上正要向自己撲過來的金髮青年的頭。

「是雞排啊,蠢艾依查庫!」

不過,他還是讓他撲上自己,讓他抱緊著自己,也讓自己抱緊著他。




2012年2月10日


噗浪版本:http://www.plurk.com/p/fkfne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