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惡犬( `Д´)

關於部落格
這裏是相片與文章的倉庫,正緩慢移至 Weebly -幻想への誘い...- ,這裏不會更新的了。
  • 1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聽說有100張邀請函的話會有艾伯的內褲(犬眼鏡)

 




[系統提示]艾伯李斯特失去了鞋子。

[系統提示]艾伯李斯特失去了褲子。

[系統提示]艾伯李斯特失去了上衣----夠了很煩!!!






換上一身軍裝的人偶滿足地在全身鏡前轉了轉,不禁笑了出來。


人偶又跳了跳,感受包裹著小腿的高級靴子帶給別人的舒適感。「原來新八的衣服穿起來比我的還要舒服嘛……」不禁感嘆衣櫃中的洋裝雖然漂亮高貴,但穿起後卻有十萬個不便:被某個白袍的變態掀裙子啊,被某對高傲的人偶比華麗啊,高跟鞋子又弄得雙腳快斷掉了啊…甚麼的……


不過現在,「嘻嘻~」看著鏡中自己終於有另類的衣裳,人偶高興地再轉了一圈,對自己幾天以來不眠不休努力得來的物品感到驕傲。「眼鏡最高!盟友的衣服最高!」


「嗯?」感到身後有人走向自己,轉身抬頭望,原來是衣服的原主人:「這不像你呢,竟然隨便走進淑女的房間,艾伯李斯特。」雖然預想到他會到來,但人偶還是稍稍不滿那黑髮青年連門也沒敲半聲就擅自進入自己房間的無禮行為。但看到他一絲不掛的樣子,鼓起的鰓子頓時消失,人偶忍不住噗笑了一聲。


黑髮的青年以浴巾蓋住下身,雙手抱著自己的身軀,以求能遮掩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的肌膚。全裸的他不安地望著跟前的人偶,輕聲問道:「請問我可以拿回我的衣服嗎,大小姐?」


「不行。」直接了當的回答,人偶把身子轉回面向鏡子,再次細心欣賞身上的軍服。「這可是我辛苦得來的!再者……」以奸詐的眼神透過鏡子的反射望向身後的青年:「發出邀請函的不是你麼?我可是堂堂正正的一次又一次地把你打敗,用正當的手段把你的衣服奪取過來的。現在這身衣服是我的所有物~誰也不能搶走~」


大小姐的話沒有錯,的確是自己發出邀請函想要挑戰大小姐,而自己的確落敗了足足十五次……按照規定是要把衣服送給大小姐沒錯,但……「那我穿甚麼?」三月的氣溫還不太高,加上春天那令人不適的濕度,使人產生自己停留在嚴冬的錯覺。若果再找不到正式的衣服保溫,明天可能就要發燒的了。


人偶調皮的一跳,轉身再次面向青年,以期待的眼神打量青年全身上下,看到青年因自己的神線而把身子得更緊、不知所措的別過臉,不敢正視自己的模樣,人偶更高興了,說出半命令的一句:「繼續全裸就好了。」


「呃?」青年一臉錯愕的望向人偶。但人偶還是給出殘忍的答案:「全裸!給我全裸!」


「但這樣會著涼的啊……」

「那就著涼吧。」

「生病了的話我就不能替小姐出任務的了……」

「不要緊,我還有很多角色卡。」

「大小姐你不是雙艾控麼?」

「必要時我會讓你們放假的。」

「大小姐你沒回答我問題……」

「總之你就給我全裸。」

「………」天啊,我家小姐怎會是一個變態?

「沒異議吧?」你說誰變態了?

「沒……沒……」


喜歡自己的話不是應該會考慮自己的感受、盡量滿足自己的要求、並且會保護自己的麼?黑髮青年在心裏吶喊著。面對眼前的這個似乎有著怪異癖好的自家大小姐,青年隱約感到一陣胃痛。待會去問伯恩哈德拿胃藥好了,但……一想到自己身上仍然只掛著一塊浴巾,青年就不禁想像到如果自己以現在這個模樣走在走廊上--


你終於了解到裸體的好處了嗎?好!從今天起我們就是兄弟了,艾伯李斯特!--某個長期赤裸著上身的肌肉鐵定會邊把手放在我肩上邊這樣對我說。


穿成這樣想引誘誰啦哈哈哈哈!!--某個與肌肉走在一起的臭小孩鐵定會邊嘲笑我邊這樣對我說。


原來你是裸睡的啊?真不巧……我可是有乖乖穿好睡衣才睡覺的哦。Zzz--某個每天睡眠時間可長達二十三小時的王子鐵定會邊閉著眼邊這樣對我說。然後原來你平時穿的就是睡衣麼?


古魯瓦爾多!說過多少遍不要睡在走廊上啊!會感冒的!--某個背起某渴睡症病患的長髮青年鐵定會這樣對我……不,這是路過的。


你在練操火術麼?告訴你啊,我小時候用這招的時候常常不小心燒掉自己的衣服呢!結果就被老媽追著打啊哈哈!所以要練習的話就盡量在自己房間內練啦!不然會像現在這樣裸奔的哦!--某個混帳前輩鐵定會邊性騷擾邊這樣對我說。請騷擾你旁邊的人,前輩……


唷!在進行鍛鍊麼,艾伯?不過現在還很冷,要小心身體呢!--某個在混帳前輩身邊的另一位前輩鐵定會邊用天真的眼神望著我邊……天啊我終於遇到位天使了!!


「………………………………」

[系統提示]艾伯李斯特感到胃痛。失去了1點HP--去死!!


摸著胃部,黑髮青年透過鏡子望著人偶,凝視她仔細研究上衣鈕扣上的花紋的樣子。看來她真的不打算把衣服還來呢……雖然自己其實很樂意把衣服送給她,但為了送禮卻弄得自己沒衣服可穿這就……咦?


黑髮青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他揉揉眼睛再仔細看看鏡中的影像--真的!是真的!長長的衣擺和靴子之間沒有任何東西,白晢的大腿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大小姐沒穿褲子!


心中浮起一絲希望。


「那個……大小姐,你…沒穿褲子對吧?」試探式的向人偶問道。「對啊。」理所當然的得到人偶那誠實而又直接的回答。有望了!「不穿褲子?會冷到的啊。」人偶扯扯上衣的衣擺,顯示它的長度:「這樣穿不好麼?像在穿迷你短裙的~」太好了!黑髮青年內心大叫,表面冷靜的繼續向小姐問:「既然你不要褲子,那麼可以請大小姐還它給我嗎?」


至少褲子!拿回褲子也好!作為一個男人下體長期裸露成何體統?只要取回褲子,那自己也敢在大屋內走動了,到時再問其他人借衣服就好了,弗雷前輩也好、伯恩前輩也好、布列依斯也好、艾依查庫也好……?怎麼我一直沒想到艾依查庫的?!那只乖狗狗鐵定會二話不說地把身上的衣服連內褲都脫下來借給我吧!天呀!蠢了!


[系統提示]艾依查庫默默地哭泣了。


「不可以。」人偶再一次作出簡單直接而殘忍的回答,但青年不死心:「但你都不穿的!還給我沒差吧……」一臉不經意的人偶抬頭與青年四目交投,數秒後對他投以關愛眼神:「你的東西是我的,我的東西是我的,連這個簡單道理也不明白麼,艾伯?」可惡這是啥鬼道理?我連聽也未聽過!


挑戰過自我中心得要命的小姐,黑髮青年深知自己無法能令她乖乖的把衣服還給自己的了。看來小姐是受硬不受軟的類型……勸說不行的話就搶吧!把衣服搶回來吧!所以--


「很抱歉,大小姐!這個道理我不明白!」以移33的高速跑到衣櫃面前,「艾伯!」不管人偶的禁止口令,強行把衣櫃的門打開--「嗚呀呀呀---!!」一個黑色的身影突然從衣櫃中跳出來撲倒青年。


「噗哈哈哈!」後腦撞到地面的黑髮青年感到微微的天旋地轉,只聽到在旁笑過不停的人偶說甚麼早就猜到自己會強行打開衣櫃的……那個撲倒自己的人像一隻巨型家犬般正以自己的頭髮磨蹭主人的胸口。與毛髮直接接觸的胸口感到難以忍耐的痕癢,把那隻金毛犬推開,但卻推不開。


「艾伯艾伯!剛才大小姐說要跟我玩遊戲~她要我躲在衣櫃裏,然後如果你打開衣櫃的話,那我今晚的晚餐就是艾伯你呢!」壓在黑髮青年身上的金髮青年熱情滿滿地舔舐著身下人兒的頸部,正準備「用餐」。「唔、唔……喂喂…我可沒說過要當誰人的晚餐了……」人偶輕快地哼笑了數聲:「這是艾伯連續十五敗的懲罰啊!」滿臉通紅的人偶以兩手掩臉雙眼,卻又從指縫間偷看那糾纏在一起的兩位。


「大小姐-------!!!!這是兒童不宜的畫面啊!大小姐請勿收看!」突然某位可愛少年破門而入,把人偶抱走。「甚麼兒童不宜了?本小姐已經不是兒童了!而且那是我精心安排的『live』啊!放開我!布勞----------!!!!!!!!!!!!!!!」







2012年3月15日


噗浪版本:http://www.plurk.com/p/fvidy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