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惡犬( `Д´)

關於部落格
這裏是相片與文章的倉庫,正緩慢移至 Weebly -幻想への誘い...- ,這裏不會更新的了。
  • 1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雨(犬眼鏡犬)

 



 

獨自一人的艾依查庫坐在窗前,抬頭仰望外面的暗灰色天空。

現正下著毛毛細語,為原本充滿絕望顏色的天空再濛上一層淒涼。

雖然身體不感到冰冷,但艾依查庫仍把雙手放在唇邊,呵一口氣,讓冒出的白氣包裹帶著白色手套的雙手,其後消散。

那餘下的左眼凝視著遠方,心神彷彿。

再次向雙手呵一口氣,但這次兩手不自覺的互相緊握著。仿如握住某人的手,想要為他那冰冷冷的手添一份溫暖。

那個人在遠方吧。那個人在前方的山脈的另一邊吧。那個人在灰色天空的另一邊吧。

眼睛失去焦點,望著那絕望色的烏雲,聽到兒時的聲音。






 

「艾伯、艾伯!」

年幼的艾依查庫在大屋裏走動,不停推開遇到的門,向每間房間探頭,尋找著主人的身影。

「艾伯!你在哪兒?」

他們不是在捉迷藏,艾伯李斯特是故意躲起來的。

「艾伯!你再不出來的話老爺就要生氣的了!」

因為父親生氣自己花太多時間與友人艾依查庫玩耍,為了躲過父親的懲罰,艾伯李斯特選擇了躲起來,認為沒聽到父親的懲罰內容自己就可以像從前一樣,能夠一整天玩樂不用理會煩人的學業,能夠和艾依查庫一整天在一起。

但現在父親大人要求艾依查庫來找艾伯李斯特了。

「艾伯!」

艾依查庫沒想太多,只知道本應身為下人的自己竟然誤了自家少爺的學習,這是自己的錯。所以他要聽從老爺的命令,把少爺找出來,再親口對他講聲「對不起,因為自己而令你被罵了,更令你成績不好。十分對不起......」。

這都是自己的錯,所以他會獨自承受所有的懲罰,連同艾伯李斯特的份一起......

「艾伯!唉......」

喊到喉部累了,艾依查庫站在走廊上稍作休息。他透過透明的玻璃往那黑灰色的天空看去,開始擔心著自己要找的人可能根本就不在大屋之中,而是在外面那隨時令人感冒的微雨之間。

他把開窗戶,往外探頭,但卻找不到重要之人的身影。

不管了!

艾依查庫把窗子關好後,衝下樓,進入偌大的花園之中。

缺乏陽光的庭園顯得一片死寂恐怖,但心生恐懼的艾依查庫還是鼓起勇氣,在花圃之間走往,在草叢之間穿梭,努力尋找主人的身影。

啊!

發現一個黑色的瘦弱身影瑟縮在樹蔭下。艾依查庫一下子就能認得出,那正是自己找了整個下午的主人,艾伯李斯特。

「艾伯!」

聽見熟悉的聲音,艾伯李斯特抬起頭,驚訝著友人的到來。

「你怎麼會在這兒的?現在正下雨呢!著涼了的話那怎麼辦?」

說話像位擔心淘氣兒子的母親的艾依查庫兩手叉腰,向艾伯李斯特走去。

「來!回去吧,老爺要生氣了。」

「我不回!」

艾伯李斯特的大叫嚇到了艾依查庫,但他知道他只是在害怕沒老爺處罰,所以才對自己大喊。不過不要緊——

「不要緊的,老爺不會罰你的。因為我才是令艾伯成績變差的兇手嘛!」

「所以?」抱著雙膝坐在樹下的艾伯李斯特抬頭望著跟前的好友,艾依查庫似乎誤會了甚麼。「所以你將會代替我接受一切的懲罰麼?」

「對啊!」看到對方的陽光笑容,艾伯李斯特站起來,狠狠地向好友的頭拍了一下。

「嗚……!很痛啊!艾伯你怎麼了?」

「罰你和罰我沒甚麼分別。」

「唔?」摸著頭頂疼痛處的艾依查庫側起頭望著少爺,表示不明白他剛才的話語。

艾伯李斯特托托眼鏡,輕嘆了一口氣:「算吧,我們在這裏多留一會就回去吧。」

「不如現在就回去?繼續冒雨真的會感冒的!」艾依查庫脫下外套,把它披在艾伯李斯特身上,又執起他的雙手:「嘩!你的手好冰啊!」立刻替他擦擦,希望他能回復應有的溫度,但似乎不太見效,那就向少爺的雙手呵呵氣,讓冒出的白氣包裹著二人的手,消散過後又補上一口氣。

一直乖乖的讓艾依查庫照顧自己的艾伯李斯特,看著自己正被緊握住的雙手,不禁感到一陣心痛:「你還把我看成主人嗎?」

「呃?」這句話令艾依查庫感到錯愕。雖然打從二人初次見面開始,艾伯李斯特就強調他們之間是好朋友,而不是主人和僕人的關係,但艾依查庫卻一直沒把看前的這位少爺當成朋友。

但這不是應該的嗎?自己會來到這個家,正是父親以僕人的身份,把自己帶進來的。所以理所當然的,艾依查庫就是艾伯李斯特的下人,這是事實,是從一開始就決定了的設定。

「已經說過了很多很多遍了……我們是朋友,是好朋友。難道你是討厭我所以才這樣看待我嗎?」

「呃…!不!不是這樣的……」

「那為甚麼?」

「那是因為……因為…………」

被催促回答,艾依查庫一時想不到可以怎樣回應,視線不停地來往四周的景物,希望能藉此能聯想到能夠作出回答的字句。

看著跟前焦慮的人的反應,已經知道他不會好好回答自己。所以——

掙開那雙手,

把雙手放在對方的肩膀上,

把他拉向自己,

把唇蓋在他的唇上。

這是一個儀式。

這是艾伯李斯特想要打破與艾依查庫之間的玻璃牆的儀式。

「沒有主人會親僕人的,所以我們已經不是主僕了。」

聽到這句以正經的臉說出來的話,雖然不太合邏輯,但也足夠抓住艾依查庫的心。






 

所以我會以朋友的身份留在你身邊,所以我會以朋友的身份一直陪伴你走下去。

即使失去了故鄉,即使失去了連隊,我都會在你身邊。艾依查庫永遠都會留在艾伯李斯特的身旁。

再朝溫暖的雙手呼出暖暖的空氣。

但現在......我們卻分開了......艾依查庫第一次離開了艾伯李斯特。

孩童時的親密已不再。對著現在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只感到陌生。

再一次,再一次,向那雙不存在的手呼氣。

 







2012年3月15-17日


噗浪版本:http://www.plurk.com/p/fvlvn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