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惡犬( `Д´)

關於部落格
這裏是相片與文章的倉庫,正緩慢移至 Weebly -幻想への誘い...- ,這裏不會更新的了。
  • 1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結末(犬眼鏡犬)

   



 

  幾經辛苦才把敵人擊退,艾依查庫不顧腹部的重傷,強行背著傷勢比較輕的艾伯李斯特逃離現場。

  跑了一段距離,來到一個敵方難以發現的破舊屋子,艾依查庫放下艾伯李斯特,細心檢查對方的傷勢:

  「沒事吧,艾伯?來!我幫你包紮!」

  把自己軍服的袖子撕下,開始為盟友包紮他那流血不止的左手。

  「先顧你自己的傷吧!」

  坐在地上的艾伯李斯特往艾依查庫的方向靠去,但卻被後者推回,要他好好的倚著牆壁休息。

  「我的只是輕傷!不用理也可以啊。」

  「笨蛋!這個傷勢怎樣看都不會是輕傷吧!」

  好友被敵人的劍穿過腹部的畫面,大概會像當年他把右眼掏出來的一刻一樣,令艾伯李斯特畢生難忘。

  「沒事的啦!」

  艾依查庫下意識的用手按住傷口,希望擋去艾伯李斯特的視線,但卻把純白的手套瞬間染紅。

  「艾依查庫!」

  看到緋紅的手套,艾伯李斯特甩開對方握住自己左手的手,把他壓在地上,急躁的解開他的皮帶和鈕扣,讓傷口展露於自己眼前。

  長達五厘米以上、仍在冒血。

  艾伯李斯特甚麼都沒說,只是用力的咬著自己的下唇,仿佛在強忍著甚麼,猶如在自我懲罰般,直至血滴從被咬住的地方冒出來,他才把擱在一旁的大衣拿過來,默默地把它撕成布條。

  「艾伯?」

  「躺好,我先幫你止血。」

  「不用啦!反而讓我先把你的--」

  「艾依查庫!」

  被喝令不准反抗,艾依查庫像隻被主人打的小狗,身子縮了一縮,其後乖乖的躺在地上待主人療傷。

  他知道,再繼續逞強只會令好友按捺不住給自己一巴掌。

  明明是想把傷勢隱藏,免得對方擔心的,但現在卻弄巧反拙……我真的是一隻笨狗呢……

  不過……

  望著他那一臉緊張的表情,心裏不禁有一絲高興。

  原來在那雙金色的眼睛之中,還是有艾依查庫這個人。

  這樣一來,受傷也值得的吧。

  「要忍住……」

  「嗯……」

  強忍著對方用被撕成一塊塊小布的外套按壓著傷口的痛楚,艾依查庫緊閉嘴巴,不許自己因疼痛而叫出聲音來。

  「艾依查庫……有個問題我想問你很久的了……」

  還記得在連隊的訓練中學過,為重傷者包紮時要不停跟對方說話,以免對方失去意識。艾伯李斯特這樣做是在害怕跟前的傷者會昏迷不醒吧。

  「唔?是甚麼?」

  「為甚麼你一直在我身邊的?」

  金色的雙眼只是在注視著對方的傷口,不曾與天藍色的眼睛作交流。

  「我們失去了家鄉,失去了連隊,到現在……連軍隊、軍階也將要失去的了……為甚麼,你還會在我身邊的?」

  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艾依查庫把視線從艾伯李斯特身上移到正上方,凝視著天花板的破洞後的星空。

  星星不被黃昏的日光蓋過,一閃一閃的,猶如孩童時代在家中花園中看見的星空,猶如在連隊訓練營中看見的那片夜空。

  仿佛一切依舊,沒有甚麼改變。

  「對……我們失去了家,失去了同伴……失去了很多我們珍而重之的東西……不過……」

  再次望向艾伯李斯特。

  「我還有一件重要之物還未被奪去……艾伯李斯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因為他仍在我身邊,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一同活在這片不變的星空下。

  此刻,只想撫摸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的臉,但那棉質的隔膜卻為對方的臉塗上鮮紅。

  「艾伯……」

  是不願意被染成鮮紅嗎?艾伯李斯特避開了艾依查庫的手。

  「艾依查庫,在止血後,你走吧。」

  心臟似乎漏跳了一拍。

  「……唔?你在說甚麼,艾伯?」

  不相信剛才聽到的發言,艾依查庫以微微顫抖的聲音詢問跟前的人兒。

  「你走吧,離開這個地方,以後都不要回來。」

  卻得到相同的答案。

  「為甚麼?」

  有甚麼變了。

  「我、……

  「我並不需要你。」

  「艾、艾伯?怎麼了?」

  坐直身子,雙手放在艾伯李斯特的肩膀上,小心再次向他問道,希望那只是自己的幻聽。

  但艾伯李斯特只是一直低著頭,一再重覆那令人心碎的話語:

  「我不想再見到你啊!你聽不懂嗎!」

  說話者聲嘶力竭的叫喊,在聆聽者的耳中卻變成世界崩塌的巨響。

  倘若這個是命令,艾依查庫希望可以反抗它。不過--

  「我知道了。」

  他接受了。作為艾伯李斯特身邊忠心耿耿的軍犬,接受了主人的「命令」。

  忍住因為身體的活動而令傷口傳來陣陣劇痛的傷口站起來……不,在痛的,也許不是腹部的傷口吧。彎身取去為自己準備的布條,獨自往危險的黑夜走去。

  頭也不回的,再見也不留下一句的。

  失去了家鄉、失去了連隊,最後,連好友也失去了。

  在失去了所有最重要之物的世界之中,照亮大街的街燈,一閃一閃的星星,一切都變得暗淡無光。

  艾依查庫最後看到的,是一個鮮紅的身影……

  最後聽到的,是好友叫喊自己的名字聲音……

  以及心臟被刺穿的聲音。

  






  他永遠都不知道,那個「命令」的背後意義。

  他永遠都不知道,他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是……







<完>

 







2012年4月16日


噗浪版本:http://www.plurk.com/p/g5di1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